普洱茶玄机:尾数带3在送礼市场不吃香
【字体:
普洱茶玄机:尾数带3在送礼市场不吃香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而与2007年普洱茶崩盘不同,始自去年下半年的这一轮普洱茶行情主要是高端普洱茶价格大涨。

  还应值得注意的是,真正搅动普洱茶升温的源头,并不是在产地云南,而是在广东芳村,这个全球最大的茶业专业批发市场和集散地。

  芳村,如同茶业市场里的股市,而7542、7581、8613……这些普洱茶的唛号(俗称“茶叶编码”)则如同茶业的股票代码一样,在这里被炒家们反复地“叫卖”着。随着股市、房地产市场的投资性下降,大量资金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重新涌入普洱茶市场,在这个没有涨停板和跌停板的隐形“股市”里,不断上演着一夜暴富的神话,也伴随着一些人的一夜间倾家荡产。

  1999年时,台湾地区普洱茶市场崩盘,港台茶商将目光投向当时在大陆尚未被关注的普洱茶。自2000年起,随着香港、台湾、福建、浙江以及本地茶商涌入,芳村普洱茶市场进入快速成长的“发育期”,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普洱茶交易市场。

  13年来,普洱茶这个隐形“股市”出现了多只“牛股”,个别高端普洱甚至翻了上百倍,例如2000年珍藏版老班章,当时只售5000元/件,而今天涨到近100万元/件;2000年大益7542也由当时2000元/件左右涨到目前的20万元/件。不过,也有一些普洱茶的价格自从2007年崩盘后至今未恢复元气。

  近日,《第一财经日报》走访芳村茶叶市场调查发现,与前些年相比,不少店铺已改头换面,进行了“精心打扮”,或融入了茶文化,或装修得像售楼部一样豪华。不过,前来的客商却寥寥无几。被喻为普洱茶价格晴雨表的芳村茶叶市场,正进行新一轮调整,前一阵遭“盲炒”的高价普洱茶目前普遍跌价20%~30%。

  6月的广州芳村茶叶市场,变得冷清许多。在芳村启秀(国际)茶叶城内,大多数店主或销售人员都开着空调喝茶闲聊。记者在一家普洱茶店铺坐了一个下午,竟然没有发现一位客户的身影。

  该店店主郭光(化名)恰好有位茶友带着好茶来交流,他便电话通知茶行里的朋友前来品茗,但最后只来了两人。有的朋友去了云南收茶压饼,有的则去了东莞卖茶。每当芳村市场转淡时,总有一些人喜欢跑到外地售茶。

  央视近日报道称,今年以来,云南普洱产区整体收购价上涨30%~100%,一些名山古树春茶价格更是达到8000~10000元/公斤的天价,赚了钱的茶农欲购豪车别墅。已在芳村经营了十年普洱茶的郭光跟记者聊了起来,他说,今年上游价格上涨,与从去年开始热闹起来的下游茶叶市场火热有紧密关系。

  前几个月,郭光的店里生意非常好,有时一天被拿走几十件货,一些他不舍得出手的普洱茶,客户则直接游说他太太,偷偷地将货品买走。但这两个月已开始淡下来,一些短期涨幅过快的普洱茶价格回落了20%~30%,一方面是没有新资金进来;另一方面,6~8月是传统的淡季,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后也会传导到上游,未来几个月普洱茶的价格处于调整期,直到年底才有望好转。

  “从这些年的市场情况看,还是高端茶叶具有投资价值,但舍不舍得投资是一种命运,有没有留住又是一种命运。芳村茶叶市场流通速度非常快,各地来的客户一看到合心意的好茶时就直接拉走。种种原因,这十年,我错过了很多赚钱的机会。”郭光叹息地说。

  广州从清朝起就是重要的对外贸易窗口,全国各地茶叶大多从这里汇集再出口。在广州芳村土生土长的郭光,从小就有接触茶叶的机会,他的爷爷就挑着茶叶到处去卖,当时仅几毛钱一公斤,而撑船的母亲,担心那些贸易公司丢掉的过了三年保质期的茶叶会堵塞河道,而将其带回来当柴草烧。因此,在他印象里,一直觉得茶叶比较廉价。2003年,他拿着100万元开始在芳村做茶店,被家人和朋友视为疯子。虽然他看好普洱茶的升值空间,但受儿时的影响,采购的货品以中低端产品为主,遇到高端普洱时往往不敢下手。

  “福今茶刚开始在芳村卖高端茶时很艰难,2003年,有一款古茶卖3800元/件,而当时一般普洱茶只要几百元/件,我嫌贵没拿货,没想到今年已经涨到60万~70万元/件;勐海茶厂的88青饼,单片在2003年卖几百元,现在涨到3万元左右。而当年我爷爷留下的几十公斤上等的普洱散茶,现在也可以涨到3万元/公斤,等我们跑回老房子翻箱倒柜,才发现早已被我叔叔拿走了。平时在芳村茶市场是喝不到这些好茶的,因为成本太高,没有一定交情,商家不会轻易让你试饮,这简直不是喝茶而是‘喝血’。”郭光为自己错过这波行情感到有些可惜。他有一位朋友,2007年才带着100万元入市,凭着胆大买进卖出一些高端普洱,现在身家至少已达到3000万元。在芳村,有不少靠卖高端茶致富的,有的年纪轻轻就开上160万元的保时捷,但也有很多人在这个行业里销声匿迹。

  普洱茶被誉为“可以喝的古董”,有存放时间越长价值越高的说法。看中了具有收藏价值的高端普洱茶,游资在去年从楼市、股市等重新流入普洱茶市场,这轮与2007年前的盲目炒作和全线上涨不同,今年仅有高端普洱茶大幅上涨。

  “早些年被我几千元卖出去的老班章茶,现在重新收回来时的价格已是78万元/件,边收边心痛得流泪。”做了多年茶生意的敏姐(化名)这样描述她最近收茶的心情。不过,现在高端普洱茶市已出现降温的端倪,假如找不到接盘者,这可能将令她更加头痛。

  目前,茶市价格回调,跌宕起伏,陆续有一部分炒茶者被套。今年,云南名山头的春茶大约六成流入广东市场,班章茶叶在云南收购价已经涨至6000~8000元/公斤,冰岛则更贵,冲到10000元/公斤左右。不过,有些新茶在广州、东莞等主要普洱茶市场开始有价无市。

  东莞茶叶行业协会秘书长高飞指出,随着茶企、茶商、玩家对名山古树毛茶原料争夺的加剧,行业竞争已由市场终端前移到了山头、村寨。茶叶不在市场卖的现象是不正常的,不知道这种现象还能持续多久。多位内业人士皆认为,高端普洱茶被哄抬出现虚高,价格有所回调是必然的。

  “高端普洱茶的买家一般是投资客、藏家以及送礼者,近段因没有新资金进来,击鼓传花难以为继。北方高端普洱的消费氛围还不浓,今年北方投资客冲进来,收购的茶叶还囤在仓库里,难以在当地流通。而懂行的藏家觉得价格被市场哄抬高,不但不接货,反而乘机抛售手中的存货。而最近这段时间,送礼市场也淡下来了。不少后入市者都被套了。”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目前,芳村真正懂普洱茶的人很少,大约仅10%,大多数人仅凭着市场上传的信息来炒茶,很容易被套住。

  “普洱茶市场里暗藏诸多玄机。高端普洱茶有一部分是被买去送礼的。买高端普洱的人,往往不是喝普洱的人。普洱茶去腻,符合一些经常吃山珍海味的人的胃口,所以流行以此送礼。但尾数带‘3’的普洱茶却无法在送礼市场里吃香,饼茶唛号用四位数表示,前两位为该款茶的配方研制成功的年份,第三位为拼配原料中主要毛茶原料的等级,第四位为茶厂编号(如昆明1,勐海2,下关3),下关谐音‘下官’,是送礼的一忌。”上述人士还向记者透露起该行业的一些潜规则,这段时间没有重大节日,送礼市场相对清淡。

  一位普洱茶藏家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谈到,目前一些普洱茶的价格超过2007年最高价位,大约在1.5倍。此外,2007年的普洱茶是大件(84片,30公斤),而现在以小件为主(42片,15公斤),算上这个因素,可能还不止这个幅度。

  “一件普洱茶放上五六年,涨几千元很正常,但目前一些新茶甚至还没上市就被炒高四五倍,这存在泡沫,破坏了普洱茶的市场规律。我的货出得七七八八了,这段时间先观望,暂时还不想在这个时候进货。”该藏家说。

  树大招风。在普洱茶被疯炒的时期,将这4个字用在大益茶、福今茶等高端普洱茶身上非常贴切。

  去年以来,大益的龙印、蛇饼、7542以及刚上市的早春乔木等品种的普洱茶,均成为被炒高的代表。而福今茶的班章等纯料茶因数量有限,主要是普洱茶专业玩家在追捧。

  大益茶业集团营销中心总经理助理张永福近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电话采访时表示,从去年年末开始,普洱茶遇到新一波上涨行情,但只是个别品种领涨,不能只看贵的,就断定普洱茶市场过热,大多数普洱茶都在正常的价格范围内。同时,张永福也坦承,大益个别产品价格异常,已采取相应措施调整。

  由于去年普洱茶市场重新活跃起来,云南普洱茶毛料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尤其是云南深山老林里的古树、大树茶叶,今年来价格翻了一番。张永福谈道,有些茶叶收购价由2000~3000元/公斤上涨到目前的5000~6000元/公斤。今年生产成本确实在上涨,但对大益影响有限,大益除了1万多吨毛料库存外,还有两个万亩茶园,每年能提供几千吨毛料。

  大益茶业集团旗下包括勐海茶厂(勐海茶业有限责任公司)、东莞大益茶业科技有限公司等成员企业。去年,大益销售量6000多吨,销售额约10亿元。“虽然今年普洱茶毛料价格普涨,但价格飙涨的只是某一个山头的茶叶,例如班章,但这类茶叶一年就几千斤,不能作为普洱茶价格风向标,而大多数普洱茶毛料的价格目前在20~30元/公斤。大益全部普洱茶平均出厂价也就138元/公斤,由于成本上涨,今年价格有所微调,但不会盲目推高。”张永福强调说。

  不过,记者从芳村茶叶市场了解到,身价被迅速推高的普洱茶中,不乏大益高端普洱茶的身影。其中,大益去年10月正式上市的龙印,刚上市时8000元/小件(15公斤,42片),到今年最高位时炒到38000元~40000元/小件,虽然这两个月的价格出现回调,目前也在25000元~28000元/小件。而6月刚上市的大益早春乔木,自去年年底以来已被茶商、跑街等轮番炒期茶,推高到40000元/小件,目前在市面上的价格已回落到18000元/小件,不少炒茶者因此被套牢。“估计要等五年到十年才能解套。”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张永福对此回应:“早春乔木原料稀缺,储备了几年的毛料才能凑齐生产10万公斤,出厂价是600元/公斤(即9000元/小件)。至于价格起伏,关键是大益对于跑街这类销售体系之外的炒家无法监管,其实企业也挺无奈的,价格大起大落对企业并不利。”

  2007年普洱茶崩盘,大益茶业集团的业绩也曾出现缩水。2004年,大益茶业集团的销售额仅2000万元左右,随着市场上疯狂炒作“越陈越香”的普洱茶,大量场外资金入市,大益茶业集团销售额在2007年初达到7亿元,但泡沫破灭后,普洱茶价格一落千丈,大益茶业集团2008年的销售额下降到不足3亿元。

  市场的价格波诡云谲。张永福告诉记者,大益在今年3、4月已察觉到有些品种在市场上出现异常并采取了相关措施,加大了对广州、深圳等地的发货量,通过调整供求关系平衡价格,并对专营店加强信息公开透明化,目前相关的产品价格有所回落,逐渐回归理性。

  按大益发货量,目前广东市场占到45%左右,近年来,随着华东、华北市场快速增长,广东所占的份额有所下降。今年上半年,大益停止在广东新增专营店,一方面是为了促进各地区发展平衡,另一方面是为了加强监管。

  在这轮炒茶热潮中,不排除有个别大益经销商参与的可能性。一名在芳村茶叶市场设有档口的茶商王龙(化名)告诉记者,在广州开店成本很高,因此与朋友合作在外省开了一间大益旗舰店,再将货调到广州来高价转手出去。

  东莞茶叶行业协会秘书长高飞也认为,大益蛇饼遭爆炒是经销商共同“坐庄”的结果。与2007年“全民炒茶”风潮有着根本不同,此轮炒作中,炒家选择的是大益这样市场公认的第一品牌,可以拉动近几年大益全系列产品价格的同步提升,让经销商共同受益。同时,高飞提醒,非行内人士的收藏客切勿跟风入市,以免被高位套牢。

  张永福谈道,目前,大益茶业集团2000多家授权专营店主要由90多个渠道服务商服务和管理。虽然大益茶业集团对经销商炒茶没有明确的处罚制度,但在年会以及经销商大会上都提出不允许经销商参与炒茶的约束要求。大益将茶叶配送给各地专营店,但地区消费习惯不一样,不同地区之间确实存在“窜货”,例如北京地区的宫廷普洱缺货,可能就从华南的专营店将货调过去,产品流通很正常。至于是否存在炒作销售的性质则很难鉴定。如何防止被市场盲炒,还有待探讨。

  “普洱茶行业属于新兴行业,早期缺乏理性也并不出奇,房地产早期也不规范,不少人都加入炒楼行列,但市场终将会趋向理性消费。”张永福说。

  已淡出芳村茶叶市场许久的花姐(化名),从去年开始又频频出现在这个茶叶市场上。她趁着普洱茶再度升温,在不断地出货套现,拿着套现的资金,前不久,她买了一栋别墅和一套商品房。

  “女儿出国念书了,没有物业,去看她时签证会比较麻烦。”花姐脸上洋溢着笑容对《第一财经日报》说,能赚钱关键的一点是对茶潜心研究。而多年的投资也终于得到了较高的回报,其中有一款班章普洱茶,她在2005年买进时的价格是1.8万元/件(84片,30公斤),现在卖出价已达到68万元/件,8年时间价格翻了30多倍,而她当初卖出去的那套房子,到目前为止,仅翻了三四倍。

  2003年,一个机缘巧合,花姐喜欢上了普洱茶。刚入市时,还在一家国企上班的她,只是拿每月的工资零星买进一些普洱茶,但通过一两年刻苦学习普洱茶方面的知识以及收集各种市场信息后,她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卖掉一套在广州市黄金地段的房子,筹集资金杀入普洱茶市场。

  “与红木、玉器等商品收藏类似,我们有一个藏家圈子,经常以茶会友,相互交流信息。我们对茶的文化、口感以及保养等方面都深有研究,与芳村茶叶市场很多炒家不一样。这些炒家中不少是茶文盲,仅凭听来的信息,就匆忙地根据包装、唛号去购茶,而并非根据色泽、香气、口感等来做出判断,这样很容易被骗或被套牢。”花姐告诉记者。

  花姐称,自己爱茶到了痴迷的状态,她有一段时间由于资金紧张,仅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为了保养好茶,她专门腾出一间房来放茶,她的女儿也因此做过短暂的“厅长”。

  养茶的温度、湿度等都很有讲究,普洱茶保养得好,才容易出手。芳村茶叶市场一些店铺频频地购进售出未必能赚到很多钱,往往是一些藏家长期持有高端普洱茶的回报率更高。花姐以她多年的经验告诉记者。

  但即便有专业知识,花姐也坦承,未成熟的普洱茶市场机遇与风险并存。2007年,普洱茶市场崩盘时,她也未能独善其身。当年,大家一窝蜂涌入炒普洱茶,市场真的是群魔乱舞,很多人都认为,凡是普洱茶都能涨。事实上,普洱茶中的台地茶产量大,收藏价值有限,但价格同样被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个别茶企采取了贴牌生产形式,随着规模急剧扩张而无法监管好代工厂,一些厂家商家甚至把绿茶掺假进来。整个价格失真的普洱茶市场,不久便遭遇大洗牌,最惨的是买了杂茶的炒茶者,其中一款贴牌普洱茶,2007年最高价位时达到1万元/件,崩盘后价格腰斩再腰斩,跌至2000~3000元/件,时至今日,这批普洱茶最高也只能回到5000元/件的价位。

  “我买的不少是纯料班章茶,古树普洱茶量少,高品质茶的价格还算坚挺,受冲击小些,但整个普洱茶市场元气大伤,低迷了几年。我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没有去逛芳村茶市场,最近两年市场重新活跃起来,我才频频到芳村茶叶市场出货。”花姐说。

  一帮20岁出头的小伙子,在芳村茶叶市场没有固定的铺面,往往依附在一些经销商门下,整天在市场里东串一下门西串一下门,靠从不同茶店里淘来的信息而加入到炒茶的行列,他们被业内称为“跑街”。而他们的这种冒险行为,也令普洱茶行业见识了什么叫“后生可畏”。

  “最近没有资金进来,加上进入茶市淡季,有些普洱茶价格回落了30%。”坐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面前的黄赫(化名),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在多轮击鼓传花之后,因为没有找到接盘者,他手上有几十万元的货被套住了。

  黄赫有个姑姑在芳村茶叶市场开了家店,这几年赚了不少钱。怀揣着捞金梦,黄赫从老家来到广州投靠姑姑,在茶店帮忙跑跑腿。两年过去,尽管他对普洱茶的了解有限,但凭着胆大,靠着在茶市场上跑来跑去得到的信息,前几个月他也在市场上赚了一笔,但近几日又全赔进去了。

  “在芳村茶档口里只卖7000~8000元/件的普洱茶,我们听到信息会涨,就赶紧从1万元/件起价追入,天天在往上滚雪球,有时用现金购入,有时是买空,先跟档口的店主说好一口价,找到下家后,再把货收上来给购茶者。前一阵有不少资金从股市、楼市流向普洱茶市场,一点也不愁找不到买家,但近日情况大逆转,市场突然变得很冷清,没有新资金进入。跑街基本都被套住了。”黄赫正在为自己对市场的判断失误感到懊恼。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有些跑街在茶市场玩得更加心惊胆战,如同在澳门赌场里玩大玩小一样刺激,可能一天赚到一辆宝马的钱,但也可能一天内就负债累累。前一阵,有一个跑街猛赚了一大笔钱,便开着宝马、搂着美女在芳村茶叶市场招摇过市,但没想到几天后便跑路了。

  “一些到广州的外地人,希望在这里一夜暴富,竟然像炒楼花一样炒茶花,今年以来,有些古树春茶还在采摘过程中,一些跑街就开始一万、两万、三万元地往上炒起来,而等新茶正式上市时,价格可能已腰斩。再如大益蛇饼这款普洱茶纪念饼的主打产品,去年底出厂价不到4000元/件,半年间飙升至16000元/件,参与炒茶的跑街或许自己也没想到价格会涨到这么高,一下子翻了四五倍。而一般大益专营店也就配货几件,即使是大经销商(渠道服务商)也就几十件货,遭遇市场爆炒一下售罄,有一位跑街之前已收了下家200件大益蛇饼的钱,却拿不出货,唯有卷款逃之夭夭。”上述知情人士说,跑街在一定程度上活跃了普洱茶市场,但同时也成为经销商搅动价格加速上涨的帮手,干扰了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与2007年普洱茶价格全线上涨不同,这次仅是高端普洱茶大幅上涨。不过,由于跑街这类炒家参与,以赌博的心理炒茶,助推了茶市价格再一次失真,尽管有部分人从跑街、经销商哄抬普洱茶价格的过程中获利,但这种畸形的行为甚至比2007年更可怕。

(责任编辑:admin)
http://www.zahedanchat.com哪里求职,互联网求职网站,工作招聘求职,日结工作招聘什么活能挣大钱。哪里求职,互联网求职网站,工作招聘求职